茄子app不限次数 2021年8月12日

钱晨摄取狈妖分神的一点本源神念,抓着其颈后软皮,怼到了照妖镜前。

水镜圆光之上的符文流动,将其真形生生摄入其中。

狈妖吱吱惨叫,头颅摇晃着幻化出重重的残影,它的头颅时而化为智狼王,时而化为其他狼妖,时而恢复自己的原貌,一重重影子,映照在照妖镜中。

无数刺耳的嚎叫,从狈妖嘴里传出来。

就仿佛数十万种声音,同时发出自己最刺耳的哀嚎。

但钱晨却丝毫不为所动,他将狈妖的脸按在照妖镜上,在莹莹灵光之中,狈妖整个脸都贴在了水镜上。

紧接着它的脸仿佛融化了一般,一点一点的挤进了照妖镜中。

这门人族大能所创,专门针对妖族的神通,带给智狼王分神极其强烈的痛苦,正在与燕殊厮杀的真身都不由得一顿,差一点栽倒在地上。

智狼王哀嚎道:“你们到底要干什么?”

“杀了本王,对你们有什么好处!我们完可以一起干掉孔雀大明王!”

“你们人族能苟延残喘至此,多亏我几次手下留情,没了本王,你们人族只会灭的更早!住手……我愿意和你们合作……”

钱晨歪了歪脑袋!

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

看着照妖镜中显照出来,半人半狼的智狼王的影子,看着它身后血光之中,那无数满是血污的人的面孔。

钱晨平静道:“拯救人族,不是我们的任务。杀光你们,才是我们的任务!”

钱晨打出了手中的法诀,照妖镜中智狼王的影子散落成无数光点,随着照妖镜的缓缓转动,这些光点越变越大,渐渐都化为了一个个的身影……

有奔驰在原野之中的孤狼,对月长啸。

有在古城废墟中游荡的野狗,对着乱葬岗低吼嘶嚎,双目血红,透着一股邪性。

有一群正在游动的狼群……镜面之上的狼的影子越来越多,有狼兽人身的妖狼,在与一群妖魔痛饮;有兢兢业业巡查的小妖狼兽,绿油油的眼睛在黑夜之中,犹如一个个小灯笼。

有成群结队的狼,有栖息在大帐之中的狼妖,有真在屠戮一个村庄,把人挑肥拣瘦的来吃的狼……那镜中的光点有一大半都是狼。

还有一些,则是其他妖兽。

有轮着大锤打造兵器的牛妖;有花枝招展,穿着人族衣裳在红楼之上招揽的狐狸精;有背负着小包裹,地遁盗窃的鼠妖;有卖肉的猪妖,几颗人头放在案板上;有开铺子,买卖东西的黄鼠狼妖……

妖国之中,并非然一片蛮荒废墟,而是各行各业,各类妖精都有。

甚至照妖镜中还有人,有干瘦的老者,蜷缩在地洞里,冻得瑟瑟发抖;有懵懂的孩童,六七岁了还不会说话,眼中犹如半兽一般的蒙昧。

还有坚忍的人族修士,披着妖皮混迹在妖城之中。

还有孤竹国正在闭关修行的修士,辛苦吐纳着一丝微薄的灵气,滋养体内的一点气机,他的修为还比不上一些地仙界一些练气的凡人。

还有穿着法袍,地位不凡的人族修士,站在楼阁之中,明珠照耀之下,堂中的陈设颇为华贵。他回头,听到有人在唤他:“华真人!探子来报,妖国有异动!”

…………

钱晨手一摆,照妖镜灵光骤然映照智狼王的亿万分神念,紧接着,一道明灭不定的剑光,带着无穷无尽的肃杀、灭绝之意……

剑光锋锐无匹,一往无前,将那镜中种种,亿万封神尽数锁定!

剑光化为一线斩出!

这时候智狼王的真身心中,才升起了一丝莫名心悸,那亿万分神念同时报警,仿佛生死之间的大恐怖,无数恐惧从每一道神识分念袭来,瞬间淹没了它。

“不!”

智狼王惊恐大吼。

他忍着神识透支的胀痛,将庞大无比的神念化为一根最阴毒的神识之刺,猛然要朝着钱晨刺出,但燕殊已经举起自己的右手,食中二指并立如剑。

指尖上,一道剑气引而未发,仿佛一把锋锐无比的神剑,尘封万载后,再次痛饮敌血,将斑斑锈迹磨洗殆尽,但剑刃之上尚且还有一丝血锈,使得剑刃的寒光未能完显露。

智狼王心中传来警兆,让他刺出这一剑,自己也会死!

它匆忙将那惊神刺反手刺向燕殊。

燕殊感觉一根烧红的铁棍,捅进了自己的脑子里,无穷无尽的剧痛传来,让他饶是一身铁骨,也忍不住颤抖起来,那剑气更是频临破碎。

燕殊咬着牙关,智狼王仿佛找到了那一线生机,奋不顾生的朝着燕殊扑去。

只要挟持了此人,它就还有机会。

说不定,能反杀!

但这时候,神识受到重创,剧痛的神念都开始模糊溃散的燕殊却放声大笑起来,神识将要溃散时,那本心之中,坚韧不屈,锋锐至极的剑心却骤然清明到了极致。

他颤抖的抬起手,双指竖成剑指……

智狼王只觉得希望就在眼前,只要制住此人,自己一身智谋算计,便有发挥的余地。这几人看得出交情甚笃,以这大汉的性命威胁,就像自己曾经做过的那样……

以城中那些一文不值的凡人去威胁那修成金身的高僧,令其斗志无,明明一身修为惊天动地,却还是束手授首。

以那通明教教主的幼子威胁,令其在和自己交手之时心神大乱,为自己所趁。

可就在这时,燕殊两指之间,一点寒芒绽放。

燕殊怒吼一声:“妖魔余孽,杀!”

并指如剑,刺向智狼王的眉心,“铮!”的一声剑鸣,燕殊气海之中不断砥砺开锋的本命剑胎,赫然洗去所有锈迹,展露寒芒。

一道惊人至极的剑意斩出,剑气纵横间,一道血线从智狼王的长吻蔓延到眉心,接着整齐的刨开它的背脊,一直延伸延到它的尾巴。

随着这道剑光斩出,燕殊感觉自己的剑光慢了下来,匆匆束缚,无数阻碍,缓缓缠绕在剑光之上。

天地元气,种种劫数,无数心魔阴魔。

在这一刻,剑意尽去之时,开始反噬他本身。

气海空空落落,失去了本命剑胎镇压,也没有丝毫法力的燕殊,脆弱的堪比凡俗的孩童,仿佛一根手指便能按倒他。这种空空落落,失去了修道人依仗存身的神通法力后的虚弱,让燕殊本能的想要收回剑气。

但这一刻,剑试四海,斩尽仇敌的坚定、无畏、绝然、凌厉、彻悟……

尽数灌注在这一剑之中,将面前的阻碍统统展开,无论是智狼王,还是心中的恐惧和迟疑。

耀眼的剑光冲天而起,智狼王的肉身从脑袋开始,一直到尾巴,整齐的分成两半,各自向左右倒下,一枚隐现月华的斗大妖丹,从裂开的两片尸体之中突然跃出,直冲长空遁去。

但等了燕殊这一剑许久的钱晨早有准备,他的剑光也落在了镜中,将无数光点,分神,身影一剑斩去!

照妖镜中智狼王的影子,被这一剑斩却。

散布此界的无数分神,瞬间破灭,尽皆被斩去。

妖国各处,龇着獠牙的妖狼狞笑着靠近人族村落一户人家,瑟瑟发抖的父亲抱着女儿,捂着她的双眼,绝望无声哭泣。

妖狼脸上露出一个极为人性化的笑容,似乎想要从父亲怀里叼走女儿,享受他的绝望和痛苦。

但就在这时,妖狼的眼睛之中,突然出现了一道剑光。

斩去了它的所有神采,绿油油的眼睛突然黯淡,妖狼身躯一晃,倒在了两人身前。

整座村庄之中,一只只狼妖突然倒下,就像失去了提线的木偶一般。剩余的狼妖不知所以,吓得夹着尾巴,呜咽着逃离而去。

父亲缓缓放下了遮住女儿天真双眼的大手,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。

那铁匠铺中,捶打兵器的牛妖。

那花楼之上的狐狸精。

那卖肉的猪屠户,偷盗的鼠当家。

那荒原上的孤狼,坟地间的野狗……

在这一刻,眼中都倒映出一道剑光,魂魄也随着这一剑,却被斩杀。妖都各处,都有妖魔走着走着突然一头栽倒,一个接一个,在一瞬间同时死去。

整个妖都皆寂静。

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,王座之上俊秀的男子,停下来手中把玩的金杯,他完美的不似人类的面孔,浮现一丝若有所思的微笑。

下方的妖魔群臣各自左顾右盼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但就在这一刻,殿中的大妖魔突然有几位一头栽到在酒案上,就连庭中舞蹈的妖族女子,也无声无息的栽倒了几个,一群大妖魔心慌莫名。

野猪妖努尔赤,一把泼掉了手中的残酒,颤声道:“有毒,有毒!”

黄吉踹了他一脚,一只老龟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向上方王座上的男子拱手道:“大明王,不知这是?”

孔雀大明王放声大笑,犹如昆山玉碎的清脆笑声传遍了殿,他一挥衣袖,长身站起道:“没事……这些都是智狼王的分神寄托的傀儡。”

老龟越发恐惧,头上的乌沙颤抖:“大明王,智狼王控制这么多人?难道要造反吗?”

“他不敢!”孔雀大明王根根犹如刀削玉葱的手指转动着,把玩这手中的酒杯,突然一泼残酒,笑道:“而且智狼王已经死透了!所以他的分神傀儡才会突然都死去!”

这一刻,整座大殿轰然炸开,殿下一群妖魔左顾右盼,震惊道:“智狼王死了?”

“怎么可能?谁又能杀得了智狼王?”

“小声……智狼王心怀不轨,被杀了也很正常!”有妖畏惧的望着孔雀王。

“你们放心……不是我杀的他!”

孔雀王转身,给众妖一个让它们自惭形秽的背影,道:“他被人一剑斩了!那剑光……算一算已经三百年没见过了!”

“人族剑修吗?”

孔雀大明王径直走出大殿,看着天上的残月,身边都是荒草野花。

这大明宫殿从内里看来,好像还保留着昔日的繁华,但踏出宫殿,妖族终究没有人族心灵手巧,或者这些妖族,并不觉得荒草丛生的自然景象有什么不对。这花园的四时鲜花早已凋零,犹如废园。

孔雀王立身在这废园之中,凝视着天上清幽的月光。

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指尖伸向月光,自顾自怜,低头回首,手影在地上投影出一个带着羽冠的孔雀摸样。

“多少载未曾见过那剑光?不要让我,太寂寞了呀!”

…………

孤竹国中,人族议事大殿,一位老者凝重道:“……孔雀大明王要对灵王动手,若非灵王相护我们人族早就灭亡了!因此无论我们像不像,都必须打这一战!”

“这一战若是输了,我们便追随前辈而去吧!”

“小六……”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从后殿传来道:“没有我,你们人族也不会灭亡。穷明界这是一界而已,在其他地方,人族大能无数,只要他们还在,人族的希望就在!”

一只面孔憨厚,眼圈漆黑,身躯纯白,四肢却是黑色的竹熊,一步一步,缓缓从后殿走出。

它大脸敦厚,脸上并没有一丝劫数来临的焦急,反而平和而慈祥。

竹熊随地坐了下来。

殿中的人族修士皆俯首道:“灵王!”

“把我几个后辈带走吧!”它缓缓回头:“我会在这里等着孔雀的,想要杀我,它至少也要六十年无法恢复元气,趁着这个机会,你们跑得远一点。”

“灵王!”老者凝重道。

就在此时,竹熊突然诧异回头,那大殿之上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倒下,紧接着便是第二个,第三个,瞬息之间,殿中便有六人无声无息的死去。

殿中群修惶恐莫名,瞬间紧绷起来,祭起各种法器。

“孔雀大明王来了?”

“妖族又有什么诡计?”

竹熊缓缓开口道:“不要紧张,这都是那只老狼的分神……”

“智狼王的分神?”

“难怪我们藏到那里都逃不出群狼的追踪?”

“灵王既然知道,为什么?”

“因为那只老狼并不想灭了人族!不利用它来牵制孔雀大明王,我们人族哪还有孤竹国的存在?”为首的老者沉声道。

“可是!”有人悲愤:“它杀了我们那么多人……”

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惨笑:“我的独女,又何尝不是死在此妖手中?为了人族存亡,只能如此!”

竹熊数了数人族,点头道:“原来有六个啊!”

“我只找到了四个……”

这时候殿外有人来报道:“诸位真人,突然有很多同道莫名死亡?”

“死得好!”有人怒叱:“出去!”

“这只老狼,是我们之中除了孔雀之外最难杀的,竟然也死了啊!”呲铁灵王感叹道,它身上浮现黑白之气,轮转如太极一般,很快便散去。

灵王缓缓开口道:“劫数终于迎来了转机!”

“你们等的时机到了!”

但众人已经听不到这话了,智狼王死了这个消息,便似一道惊雷,震得殿中一片寂静。纵然都是结丹之尊,这短短几个字,也如惊涛骇浪一般,令他们一时无言。

…………

钱晨散去照妖镜,收起本命飞剑,转身回头,对着前方的燕殊拱手道:“恭喜师兄,丹成一品,从此道途在望,剑道不折!”

宁青宸和司倾城也纷纷行礼,真挚道:“恭喜燕师兄丹成一品,踏入道途!”

“莫言大道人难得,自是功夫不到头。

饮酒须教一百杯,东浮西泛自梯媒。

日精自与月华合,有个明珠走上来。

不负三光不负人,不欺神道不欺贫。”

“哈哈!”燕殊做歌唱道,歌罢一声长笑,收起剑丸,简单回礼,道:“我先踏出这一步,几位师弟师妹早日赶上啊!”

宁青宸道:“定不让师兄专美于前!”

钱晨摘下智狼王妖丹,收起那副巨大的狼骨,转头道:“这智狼王分神无数,死了必然惊动许多妖人,我们先离开这里,为燕师兄做一席成丹之宴。”

“且饮几杯?”

燕殊斩了狼妖,终于出了一口恶气,也笑道。

推荐阅读:《读档2013》


标签: Categories 未分类